2024年06月19日 10:01:47
    本站首頁(yè) 設為首頁(yè) 加入收藏
中國當代藝術(shù)網(wǎng) -最大的當代藝術(shù)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站
中國建筑網(wǎng)
中國雕塑家網(wǎng)

      留住手藝——工藝美術(shù)大師張同祿、茅子芳、文乾剛訪(fǎng)談錄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2010-08-18 11:28:16

          工藝美術(shù)第一大廠(chǎng)轟然倒閉,國字號工藝美術(shù)大師身在何方?這些頂級的傳統工藝美術(shù),是否有失傳的危險?今天的工藝美術(shù)大師將面臨的是窘境?還是機遇?中央電視臺《文化訪(fǎng)談錄》欄目主持人馬東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馬)與景泰藍大師張同祿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張)、雕刻大師茅子芳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茅)、雕漆大師文乾剛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文)的精彩對話(huà),生動(dòng)地記錄了處于變革時(shí)代的我國工藝美術(shù)。本報將他們的談話(huà)內容進(jìn)行了整理,現刊發(fā)出來(lái),以饗讀者。
          資料:2004年11月,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向擁有46年歷史的北京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發(fā)出破產(chǎn)裁定書(shū),這個(gè)國內最大的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正式告別歷史舞臺。成立于1958年6月的北京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曾經(jīng)是北京市的創(chuàng )匯大戶(hù),它們生產(chǎn)的景泰藍、玉石雕刻、花絲鑲嵌等多種工藝品蜚聲中外。北京工藝美術(shù)擁有46名全國著(zhù)名的工藝美術(shù)大家,是中國工美行業(yè)的旗艦。如今人去樓已空,惟有這僅存的老廠(chǎng)徽,依稀記錄著(zhù)中國工藝美術(shù)行業(yè)的今昔變遷。
        馬:這個(gè)片子看起來(lái)有點(diǎn)讓人傷感,北京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倒閉了,今天坐在我身邊的是原北京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副廠(chǎng)長(cháng),也是我們國家一位非常著(zhù)名的景泰藍工藝美術(shù)大師張同祿先生。張先生,我能問(wèn)問(wèn)您的年紀?在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干了多少年?
          張:63歲了。在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干了47年。
          馬:您看了這個(gè)片子,很傷感吧?
          張:是,不僅是我,全廠(chǎng)職工都是挺傷感的。
          馬:我記得80年代末的時(shí)候,北京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其實(shí)是挺紅火的。我們查閱了中央電視臺的資料庫,找到了80年代,即1986年和1988年兩段相關(guān)的介紹。
        資料一:1986年9月8日《新聞聯(lián)播》:以民主柬埔寨主席西哈努克親王、聯(lián)合政府總理宋雙和負責外交事務(wù)的喬森潘為副團長(cháng)的民主柬埔寨代表團,今天下午參觀(guān)了北京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。
          資料二:1988年9月29日《新聞聯(lián)播》:北京工藝美術(shù)總公司今年出口創(chuàng )匯實(shí)現新突破,截止到9月中旬,已供應出口值1億2前8百多萬(wàn)元。北京工藝美術(shù)總公司是北京市主要出口創(chuàng )匯企業(yè)之一,在全公司全面推行了廠(chǎng)長(cháng)負責制,還廣泛開(kāi)展了技術(shù)革新和技術(shù)改造,根據市場(chǎng)變化,及時(shí)調整產(chǎn)品結構,他們不僅以強勁的生命力拓展了國際市場(chǎng),為國家創(chuàng )取了大量外匯,而且把我國傳統的景泰藍工藝推向了一個(gè)新的高度,受到外商歡迎。
        馬:我們這兩段片子是1986年和1988年的《新聞聯(lián)播》,那時(shí)候工藝品廠(chǎng)是什么樣的?
        張:1981年以后,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改革開(kāi)放搞活,當時(shí)提出的理論是船小好掉頭,那么幾個(gè)主要行業(yè)分成六個(gè)廠(chǎng),六個(gè)廠(chǎng)自己都有獨立經(jīng)營(yíng)權。
          馬:那時(shí)候是不是效益最好的時(shí)候?
          張:效益最好!
          馬:那時(shí)候你們工藝品廠(chǎng)的人出去,或者在同行之間感覺(jué)都帶有那種驕傲的勁?
          張:對,很驕傲的!
          馬:這種好光景是從1990年開(kāi)始逐漸走下坡路的吧?
          張:對,就開(kāi)始走下坡路。
          馬:到前一段時(shí)間,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倒閉的時(shí)候,廠(chǎng)里還有多少員工?
          張:還有500多人。
          馬:這些人都是熟練工人嗎?
          張:500多人可以分一下,有不到100人是生產(chǎn)線(xiàn)上的職工,其他都在銷(xiāo)售部門(mén)等。
          馬:熟練工或者是工藝師有多少?
          張:高級技術(shù)人員起碼達到一半,有五、六十人,工作都在二、三十年以上。
          馬:就我來(lái)看,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這么多年的傳統,最主要的一部分財富,就是這些工人。
          張:對。
          馬:因為長(cháng)期的培訓,讓他們掌握了一技之長(cháng),可能在中國古代,他們就叫工匠,能工巧匠,他們現在怎么樣?
          張:他們是下崗職工,有相當一部分人搞其他的工作了,有當保安的、賣(mài)東西的,也有去看門(mén)的??!相當一部分人退休在家待著(zhù),沒(méi)得干了。
          馬:我們擔心的是,他們的這些手藝從此就不能往下再流傳了。
          張: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還有一部分人在干,比如我,還有我們公司的人還在繼續干,北京還有一個(gè)琺瑯廠(chǎng)他們在干。
          馬:您剛才說(shuō)您公司的人,這個(gè)公司是什么公司?是您自己開(kāi)的?
          張:是我和李經(jīng)理一塊開(kāi)的。
          馬:那么,像您這樣已經(jīng)是大師級的人了,出來(lái)干自己的公司,應該還是能夠從事這一行。
          張:對。
          馬:今天現場(chǎng)上,大家看到我身后的那個(gè)臺子上,擺著(zhù)張大師的一件作品,您能給大家解釋一下這件作品嗎?
          張:這件作品是多種工藝結合的產(chǎn)品,名字叫吉祥寶燈。他是由牙雕、玉雕、金絲鑲嵌、木雕等多種工藝組成的。他的寓意是吉燈高照,上面有一個(gè)傘罩,上接陽(yáng)光雨露,下照財寶。
          馬:張先生,這樣一件作品得費您多長(cháng)時(shí)間?
          張:將近兩年的樣子。
          馬:您現在像這樣的作品有幾件?
          張:在世有四件。
          馬:世界上共有四件。
          張:這件作品在今年(2004年)法國博覽會(huì )100周年獲特別大獎,去年(2003年)獲北京市工藝美術(shù)展特別金獎。
          馬:像您這樣,其實(shí)可能自己走出來(lái)這條路,自己有意識地能夠與別人合作開(kāi)辦公司,那么,其他有一技之長(cháng)的,跟您差不多的那些大師,他們的狀況怎么樣?
        張:他們的狀況都不一樣。有的是企業(yè)轉制后,在新的體制下工作;還有一部分是跟外資來(lái)合作;還有一部分人是哪兒需要,他就上哪兒去。因為他們沒(méi)有自己的資本,沒(méi)有自己的企業(yè);還有一部分人是待在家。
          馬:我們下來(lái)會(huì )請上來(lái)兩位嘉賓,讓我們先通過(guò)一個(gè)小片子,來(lái)看一看這兩位。
          資料:
          文乾剛:目前惟一的仍在創(chuàng )作的雕漆工藝美術(shù)大師,從事雕漆藝術(shù)44年,他1999的作品《花好月圓》被北京市政府作為禮物送給了回歸的澳門(mén)。
        茅子芳:北京雕刻工藝美術(shù)大師,曾在1968年設計制作了新中國成立后第一件大型玉雕作品《韶山》。他巧妙設計的俏色印章,可謂巧奪天工。目前,賦閑在家的茅大師,還有另外一個(gè)名字“販履人”。名字的背后,是段特殊的故事。
          馬:坐在張大師旁邊的是雕刻大師茅子芳先生,坐在最那邊的是雕漆工藝美術(shù)大師文乾剛先生,您兩位我猜以前都應該在像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這樣的單位工作對嗎?
          文:我在北京雕漆廠(chǎng)。
          馬:在那兒您獲得的雕漆工藝美術(shù)大師稱(chēng)號?
          文:對。
          馬:茅先生呢?
          茅:我原在北京玉器廠(chǎng)工作,后來(lái)調到北京工藝美術(shù)研究所工作。
          馬:但我知道兩位曾經(jīng)一段時(shí)間離開(kāi)了自己的工作單位,不干本行,干別的去了,文先生好像是干裝修公司?
          文:對,裝飾工程公司。
          馬:那放著(zhù)一個(gè)雕漆大師的手藝不去干,怎么又轉頭去干別的了呢?
          文:這件事情是一段特定的歷史,那是1984年的時(shí)候,我們國家的環(huán)境藝術(shù)和裝飾工程剛剛起步,政府號召,有一些人可以搞第三產(chǎn)業(yè),所以走上了這條路,大概干了八、九年的樣子。
          馬:是雕漆掙錢(qián)呢?還是干裝飾工程掙錢(qián)更多?
          文:從掙錢(qián)的角度來(lái)看,還是裝飾工程掙錢(qián)快。
          馬:可能我的話(huà)問(wèn)得太直接了,那要是雕漆干得好好的,同樣也能掙到那么多錢(qián),你會(huì )干裝飾工程嗎?
          文:不會(huì ),因為它比裝飾工程要有意思得多,文化底蘊太豐富了,就這么簡(jiǎn)單,這個(gè)東西特別有意思!你鉆進(jìn)去以后,你會(huì )發(fā)現這個(gè)天地太有意思了!
          馬:是不是像您這樣的人,最希望的就是由政府或者什么機構出一筆錢(qián),把自己的這一門(mén)手藝能給養起來(lái),讓自己就一天到晚?yè)高険高?,摳哧這一點(diǎn)東西。
          文:這種說(shuō)法從我年輕時(shí)候就希望。
          馬:我看我說(shuō)這句話(huà)的時(shí)候您也點(diǎn)頭。
          茅:對!
          馬:是不是這是這一行人的共同心愿,但是,后來(lái)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的大潮沖過(guò)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這個(gè)守不住了。
          茅:對。
          馬:茅先生好像您有一個(gè)自己起的雅號,叫販履人。
          茅:里頭有一個(gè)含義,叫賣(mài)鞋的,履嗎?
          馬:織席販履之輩?
          茅:織席販履之輩!我買(mǎi)了一段鞋,在大街上。
          馬:我能體會(huì )您的心情,一邊兒賣(mài),一邊兒埋怨自己。
          茅:我是1993年通過(guò)國家考試,考的高級工藝美術(shù)師。1997年9月1日被授予北京市一級工藝美術(shù)大師稱(chēng)號,到了1998年9月1日,正是授予我大師一周年的時(shí)候,讓我們這些人,要不然下崗,要不然分流,目的就是解決吃飯問(wèn)題。我跟文先生還不一樣,因為北京工藝美術(shù)研究所是一個(gè)事業(yè)單位,是一個(gè)研究單位,它不是生產(chǎn)單位??墒?,改革以后上級不撥款了,大伙兒得吃飯呢?領(lǐng)導說(shuō),咱們最重要的就是解決吃飯問(wèn)題。就是說(shuō),以前我們是國家撥款來(lái)進(jìn)行研究,現在經(jīng)費沒(méi)有了,面臨的是吃飯問(wèn)題都難以解決了,我聽(tīng)了以后很不是滋味。為什么呢?人吃飯是為了活著(zhù),但一個(gè)人活著(zhù)可不是為了吃飯,他是有事業(yè)的!特別是作為中國幾千年的文化藝術(shù),這工藝美術(shù)它屬于文化藝術(shù),如果我們一個(gè)個(gè)工藝美術(shù)大師僅僅是為了吃飯而活著(zhù),我覺(jué)得我活著(zhù)都沒(méi)有意思了,光是解決吃飯問(wèn)題,我何必干工藝美術(shù)呢?干什么都比這來(lái)錢(qián)!其實(shí)我手里有一批東西(雕刻藝術(shù)品),我沒(méi)有賣(mài),我為了保住他。我去賣(mài)鞋,我一天賣(mài)兩小時(shí),剩下的時(shí)間干嘛呢?我還接著(zhù)干我這個(gè)。我還寫(xiě)論文,這些東西(雕刻藝術(shù)品)都是我賣(mài)鞋的時(shí)候刻的。而且我這幾年,還發(fā)表了40多篇論文。
          馬:其實(shí),從您幾位這樣的老藝術(shù)家身上,就能夠看到自己為之付出了一輩子的這點(diǎn)東西,不愿意讓他在自己這兒就斷了。
          茅:我就自己盡我最大的力量,留下東西(雕刻藝術(shù)品),寫(xiě)下論文,將來(lái)到適合的時(shí)候,誰(shuí)愛(ài)發(fā)芽誰(shuí)發(fā)芽去。
          馬:茅先生,像您去當販履人的時(shí)候,賣(mài)鞋能養活自己,你覺(jué)得自己是個(gè)好商人嗎?
        茅:反正,第一不會(huì )說(shuō)瞎話(huà),我進(jìn)的都是真材實(shí)料的。
          馬:所以您就發(fā)不了財。
          茅:但是我能維持吃飯,起碼我在吃飽了的情況下,我把所有的精力,還集中到這上頭,我不是說(shuō)光賣(mài)鞋。我要賣(mài)鞋,說(shuō)實(shí)在的,比我在研究所不少掙。我從兒子的廠(chǎng)子(北京革制品廠(chǎng))進(jìn)點(diǎn)鞋,便宜點(diǎn)兒賣(mài),也有人會(huì )買(mǎi)的,但我的思想沒(méi)在哪兒,干那個(gè)是為了吃飯,吃飯是為了讓我活著(zhù),我活著(zhù)還是干工藝美術(shù)。
          馬:我知道您幾位,其實(shí)都是傳承有序,有師傅,師傅那一代是干這個(gè)的。您可能都是從小開(kāi)始就學(xué)這門(mén)手藝。那你們自己也帶徒弟吧。
          張:對,帶徒弟。
          馬:文先生帶幾個(gè)徒弟?
          文:三個(gè)徒弟。
          馬:他們能夠傳承下來(lái)您的雕漆絕活嗎?
          文:能。
          馬:有信心,他們能夠達到大師級的水平嗎?
          文:能夠。
          馬:現在呢?
          文:現在還不行。
          馬:這個(gè)是不是很多時(shí)候都得靠時(shí)間去積累。
          文:對,這個(gè)東西要靠比較長(cháng)的實(shí)踐,不斷地去學(xué)習。
          馬:那我覺(jué)得就有問(wèn)題了,按照目前這個(gè)行業(yè)內的不景氣狀況,他們能耐得住寂寞嗎?他們每個(gè)人都有吃飯問(wèn)題吧。
          文:您提的這個(gè)問(wèn)題現在確實(shí)存在。目前我們雕漆廠(chǎng)走了改制的路,但改制的過(guò)程有點(diǎn)漫長(cháng)。我覺(jué)得雕漆掙錢(qián)雖然沒(méi)有裝飾工程快,但是他的后期價(jià)值很大,如果能耐得住寂寞,便能看到他的天價(jià)的增值。像梵高,在世的時(shí)候一幅畫(huà)都沒(méi)賣(mài)過(guò),最后是靠政府救濟,死在精神病院里面,但是現在梵高一幅畫(huà)被炒到幾千萬(wàn)美元一幅。
          馬:對呀,我能夠理解。比如說(shuō)我要是您的徒弟,您跟我說(shuō)這番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我就會(huì )說(shuō),師傅,它也不能等我那什么(去世)了之后再漲錢(qián)呀。我現在就面臨一個(gè)吃飯問(wèn)題,您怎么跟您的徒弟去說(shuō)?
          文:雕漆現在不全是都賣(mài)不掉,實(shí)際上高檔雕漆工藝品已經(jīng)是求大于供了,有許多人要收藏它,從各種渠道到我這里來(lái)買(mǎi),我沒(méi)東西賣(mài)給他們。有的東西我不能再賣(mài)了,再賣(mài)了我連人家要看的東西都沒(méi)有了。所以,實(shí)際上是我們現在生產(chǎn)量過(guò)小了,不是賣(mài)不動(dòng)或賣(mài)不到錢(qián)。
          馬:您比如說(shuō),這個(gè)制作過(guò)程,我們不放在工藝品廠(chǎng),說(shuō)這個(gè)廠(chǎng)子效益不好,不景氣,我們把它恢復到小作坊是不是一條出路。
          文:是一條出路,而且一定要走這種作坊式的生產(chǎn),就是有多個(gè)作坊,每一個(gè)作坊的主人,能夠按照自己的意圖去創(chuàng )造自己的藝術(shù)品。這樣,他這個(gè)藝術(shù)品的生產(chǎn),很快就會(huì )蓬勃發(fā)展起來(lái)。
          馬:無(wú)論是工藝品廠(chǎng)的倒掉,還是整個(gè)工藝品行業(yè)的不景氣,我們真正關(guān)心的是這些手工藝會(huì )不會(huì )流傳下去,怎么樣能夠傳承下去。
          資料:接受采訪(fǎng)的近10位工藝美術(shù)從業(yè)人員中,最小的一位18歲,大多數已經(jīng)干了20多年,有的已經(jīng)工作了34年。當記者問(wèn):你能否成為工藝美術(shù)大師?一人回答,我只能做個(gè)技師,我也成不了大師,大師太難了。另一人回答,信心是有,但得慢慢干,大概需要30多年的努力。在關(guān)于未來(lái)的話(huà)題中,受訪(fǎng)者中有的認為前景不錯,但需要政府大力支持;有的認為年輕人不愿學(xué)習,人才青黃不接,擔心后繼乏人。
        馬:同樣是年輕人,對于這行業(yè)的前途都有不同的想法,您幾位怎么看這行業(yè)的前途?
        張:我覺(jué)得工藝美術(shù)行業(yè)必須受到國家的保護,北京市根據國家的有關(guān)精神,制定了北京市傳統工藝美術(shù)保護辦法,對有100年歷史以上的工藝美術(shù)品類(lèi)進(jìn)行保護,而且對大師也進(jìn)行保護,為大師研究開(kāi)發(fā)的藝術(shù)品頒發(fā)北京市工藝美術(shù)證標,使這個(gè)行業(yè)能夠健康發(fā)展。同時(shí),北京市政府對一些瀕臨滅絕的行業(yè),進(jìn)行挽救,進(jìn)行投資。我相信這個(gè)行業(yè)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好。
          馬:那么,茅大師呢?
          茅:我這個(gè)人很喜歡看歷史書(shū),歷代他都有一個(gè)官方的,你不管他是客觀(guān)的、主觀(guān)的,它形成了一個(gè)保護機構。比如造辦處,那就是把全國各地好的工匠,集中到一起,有記者曾問(wèn)我,你這種思想是不是和商品社會(huì )有抵觸?我不這么看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我舉一個(gè)例子,瓷器為什么分民窯和官窯呢?民窯就是生產(chǎn)市場(chǎng)上需要的東西。官窯可就不一樣了,那是皇宮用的東西?;实垡?00件瓷器,指不定燒多少窯挑出100件進(jìn)貢,剩的一件不許留在世上,都得砸碎。我覺(jué)得歷代它都有,如周代的玉府,一直到明清的造辦處,都是保護這些人的單位。他不是說(shuō)為皇帝享受,他享受那么多干嘛呢?他是顯示他的國力。嘉慶、道光以后,造辦處就養不起了。解放前,我們這個(gè)行業(yè)已經(jīng)是藝絕人亡。當初我們一個(gè)玉雕大師潘秉衡,外號叫臭要飯的。解放后,咱們黨和政府把這幫人從各地請回來(lái),把這個(gè)行業(yè)給恢復起來(lái)了。1957年成立了北京工藝美術(shù)研究所,把一些技藝高的人都集中到研究所,如玉雕大師潘秉衡,牙雕大師楊士惠,木雕大師高崇禮,刻瓷大師朱友麟,由國家撥款養著(zhù)他們,不要讓這些都是大師級的人物,因為吃飯去著(zhù)急。
          馬:我還是能聽(tīng)出來(lái),茅大師還是有些悲觀(guān)的,文先生呢?
          文:我對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不太悲觀(guān),我覺(jué)得目前是一個(gè)特殊的歷史階段,從50年代到90年代,主要靠的是完全出口來(lái)解決工藝美術(shù)的生產(chǎn)、生存和發(fā)展問(wèn)題。但這就造就了一種,用我的話(huà)來(lái)講吧,不知道妥當不妥當,我認為就是一種泡沫,多方面的泡沫。比方說(shuō),這種藝術(shù)品他本來(lái)像藝術(shù)品的市場(chǎng)規律,應該是藝術(shù)家全面控制的,但是工廠(chǎng)生產(chǎn)時(shí)就像是做襯衫一樣。
          馬:就是分成流水線(xiàn)了。
          文:做了幾年襯衫下來(lái)呢,他只會(huì )上袖子,不會(huì )做襯衫,談不上創(chuàng )新了,生命死亡了。在70年代的時(shí)候,鄉鎮企業(yè)的蓬勃發(fā)展,用非常劣質(zhì)的產(chǎn)品,非常低的價(jià)格把我們好的東西都給淹沒(méi)了,不正當的市場(chǎng)競爭等因素,都應算我們工藝美術(shù)的泡沫。那么我們今天呢?像北京工藝美術(shù)品廠(chǎng)的倒閉,我到認為是一種泡沫的塌陷。
          馬:我覺(jué)得今天我在這兒跟各位大師討論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好像說(shuō)了很多,都是不可解決的困難,有這種、那樣的問(wèn)題。但是,我相信一門(mén)藝術(shù),一種手藝,從古至今流傳了那么多年,到今天還有。每一代匠人身上都有各種各樣的問(wèn)題,每一代人都沒(méi)有順順當當的發(fā)展過(guò),只是今天的中國,可能是面臨著(zhù)中華民族有史以來(lái)最深刻的一次社會(huì )變化。以前的能工巧匠們,今天好像被逼得都要有經(jīng)濟頭腦,都要成為商人,才能適應今天的社會(huì )。我們期盼著(zhù),這一浪潮早一些過(guò)去,能夠讓沙沉下來(lái),水清起來(lái),讓七十二行的人們,各司其味,各安其心,去研究自己喜歡的那些東西。

      展覽活動(dòng)
      雙城記·共筑‘同城夢(mèng)’——‘雙11’水墨邀請
       昆山市西街66號
       
       群展
      墨局——當代七人展
      廣州市越秀區解放北路861號
      空谷之音:華嵒繪畫(huà)藝術(shù)展
      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新城珠江東路2號(冼村路口)
      羅馬帝國的藝術(shù):那不勒斯國立考古博物館藏文物
      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新城珠江東路2號(冼村路口)
      藝術(shù)訪(fǎng)談
      追求藝術(shù)的精神——藝術(shù)家呂重陽(yáng)訪(fǎng)談錄
      博寶藝術(shù)家網(wǎng):是什么原因或者動(dòng)力引導您一直堅持繪畫(huà)不放棄? 呂重陽(yáng):當今大多數書(shū)畫(huà)家,尤其是畫(huà)國畫(huà)的同道中人——... 詳細>>
      >>“我要創(chuàng )作價(jià)值兩千萬(wàn)元的名硯”——訪(fǎng)臺山籍中國工藝美術(shù)...
      >>留住手藝——工藝美術(shù)大師張同祿、茅子芳、文乾剛訪(fǎng)談錄
      >>心系神舟 ——訪(fǎng)“神5”郵票設計者之一 王虎鳴
      >>杭間清華美術(shù)學(xué)院設計藝術(shù)學(xué)系主任杭間訪(fǎng)談
      訪(fǎng)談視頻
      中國青銅文化 99
      中國青銅文化 98
      中國青銅文化 97
      中國青銅文化 96
      中國青銅文化 95
      工藝理論
      談中國傳統文化在室內設計中的運用
      摘要 :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,將傳統文化及設計理念融入到現代設計中,有利于形成現代與傳統相結合的室內設計風(fēng)格。文章從思維方面的借鑒、運用傳統符號作為裝飾... 詳細>>
      淺探漆畫(huà)藝術(shù)之工藝性與繪畫(huà)性
      名片的意義及分類(lèi)
      名片設計制作與名片印刷要點(diǎn)
      唐宋墓室壁畫(huà)世俗化傾向原因淺析
      平面設計及印刷業(yè)務(wù)人員常識備忘手冊-設計板塊
      軟件界面設計要素-設計板塊
      綠色設計(Green Design)-設計板塊
      關(guān)于設計管理-設計板塊
      設計思考------設計師不應忽略的幾點(diǎn)問(wèn)題-設計板塊
      什么是設計之美?-設計板塊
        聯(lián)盟站點(diǎn):>>
      1. 大眾文化網(wǎng)
      2. 畫(huà)畫(huà)世界
      3. 菏澤新理想學(xué)校
      4. 菏澤市書(shū)法藝術(shù)研究會(huì )
      5. 紅心偉業(yè)
      6. 阿特藝術(shù)網(wǎng)
      7. 中國書(shū)畫(huà)家網(wǎng)
      8. 曹州藝術(shù)網(wǎng)
      工信部備案號 京ICP備11041342號-12

        工藝美術(shù)家網(wǎng)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www.p6qt8.com,All right

      外聯(lián)部: 

      郵編:100069 電話(huà):   
      技術(shù)部: 郵編:100052 電話(huà): 
       E-mail:fuwu@meishujia.cn    beijing@meishujia.cn    
      會(huì )員登錄
       通行證   帳號  密碼  注冊
      缺省圖片
      朝鲜妇女bbw牲交,日韩精品一区二区av在线,国产综合久久亚洲综合
      Powered by SiteMagic © UC&Manage
      Processed in 0.067(s)   5 que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