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文化思想統攝醫學(xué)科技,人文藝術(shù)融合血管外科”醫學(xué)人文研討會(huì )

———生命然象·景在平愛(ài)心書(shū)畫(huà)藝術(shù)展亮相東莞

開(kāi)幕式時(shí)間:2024年1月12日15:00

展出時(shí)間:2024年1月12日至1月14日(每天9:30至17:00)

開(kāi)幕式和展覽地點(diǎn):東莞市區東縱大道208號 東莞富力萬(wàn)達文化酒店一樓、三樓。

主辦方:全軍血管外科委員會(huì )

技術(shù)支持:廣州博約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日程實(shí)錄

介紹畫(huà)展背景

全軍血管外科委員會(huì )、東莞市人民醫院共同主辦這次“生命然象·景在平愛(ài)心書(shū)畫(huà)展”,景在平教授從醫四十年多年,在建科之初通過(guò)貸款來(lái)開(kāi)展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和愛(ài)心,中期通過(guò)向國際尋款來(lái)發(fā)展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和愛(ài)心,近十年又通過(guò)書(shū)畫(huà)愛(ài)心來(lái)實(shí)踐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和愛(ài)心,他始終堅持不懈地追求這樣一種人文的精神,也可以說(shuō)是中華傳統美學(xué)精神。

書(shū)記在中國文學(xué)藝術(shù)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中指明方向:“要緊跟時(shí)代步伐,從時(shí)代的脈搏中感悟藝術(shù)的脈動(dòng)。文學(xué)藝術(shù)的成長(cháng)離不開(kāi)人民的滋養,人民中有著(zhù)一切文學(xué)藝術(shù)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豐沛源泉?!边@個(gè)重要指示正好映照了景在平教授的藝術(shù)人生,景在平教授堪稱(chēng)人類(lèi)靈魂的醫生。此次“生命然象·景在平愛(ài)心書(shū)畫(huà)展”一方面是大力弘揚景在平教授身上的這一份人文價(jià)值,另一方面是在新時(shí)代新征程上,在醫學(xué)、人文、文藝領(lǐng)域,展現新氣象新作為。

人物小傳:

景在平

腔內血管學(xué)創(chuàng )始人,國家科技獎獲得者;

時(shí)代藝術(shù)家,全國道德模范提名獎獲得者;

2017年榮受書(shū)記接見(jiàn);

生于昆明,長(cháng)于山東,行于上海,成于中國,騰于世界。六十年來(lái)風(fēng)和雨,千萬(wàn)里路云和月。入世一管筆,出世一柄刀。既長(cháng)懸于腕,更長(cháng)懸于心。在刀筆相通的追求中實(shí)踐著(zhù):“手術(shù)手書(shū)手疏手熟手澤常剪拂藝手成道,法刃法筆法低法高法心恒付度極法至無(wú)?!?

先后在上海朵云軒、匈牙利布達佩斯皇宮、日本東京美術(shù)館等地舉辦個(gè)人書(shū)畫(huà)展。出版有《景在平淡墨寫(xiě)意山水書(shū)畫(huà)集》《景在平清墨逸筆寫(xiě)意山水書(shū)畫(huà)集》《景在平愛(ài)心濃墨寫(xiě)意山水書(shū)畫(huà)集》《景在平愛(ài)心書(shū)畫(huà)精粹》等作品集。

介紹嘉賓:

東莞市政協(xié)副主席、農工黨東莞市委會(huì )主委、農工黨廣東省委委會(huì )常委,李光霞女士;

中國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中央國家機關(guān)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理事,國家一級美術(shù)師,解放軍美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院外訓部主任,長(cháng)安畫(huà)派藝術(shù)研究院研究員 何永生老師;

藝術(shù)品投資顧問(wèn)、畫(huà)家、東方印象畫(huà)派創(chuàng )始人,趙君麗女士;

廣東省美術(shù)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致公黨廣東致公書(shū)畫(huà)院副院長(cháng)、廣州市海珠區文學(xué)藝術(shù)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副主席  黃浩深老師;

廣東省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廣州市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、廣州市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山水藝委會(huì )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 郭偉光老師;

廣東省女畫(huà)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廣州市青年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廣州市海珠區文化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促進(jìn)會(huì )會(huì )員 湯敏老師。

現場(chǎng)盛況:

“有景教授在,我們就平安”祝福大家平安幸福。景在平教授用一句祝福拉開(kāi)書(shū)畫(huà)展研討序幕。李光霞女士道:自己是書(shū)畫(huà)界的嬰兒,今日來(lái)觀(guān)摩“生命然象·景在平愛(ài)心書(shū)畫(huà)展”得到深刻啟發(fā)。景在平教授引用老子“專(zhuān)氣致柔,能嬰兒乎?”。景在平教授說(shuō):“事物的發(fā)展軌跡是返回其本原?!?

黃浩深老師:我是畫(huà)中國畫(huà)的,比較傳統,這次專(zhuān)程從廣州來(lái)東莞學(xué),感謝景老舉辦這個(gè)展覽,是一個(gè)機遇,觀(guān)摩景老的畫(huà)展的一部分,我感受到驚訝,其實(shí)景老的作品不是“書(shū)法”,而是一種蘊含氣息的生命。跟我們平時(shí)所見(jiàn)即所得的是不一樣的,看似抽象,但細品后,會(huì )發(fā)現,不僅是視覺(jué)上的藝術(shù),更是內在的思考。偶然且冰涼的體悟。

景在平教授:“東方哲學(xué)講,看不懂,用心看,聽(tīng)不懂,用心聽(tīng),做不成,用心做。要在生命過(guò)程中,尋找到那個(gè)心,請你用心看,人有心臟,但心臟沒(méi)有視功能,但有那么一顆心,我至今沒(méi)有找到,請各位研討。

何永生老師:景在平教授的書(shū)畫(huà)表現太極元初的洪生之美,老子說(shuō):“道生一、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萬(wàn)物?!蔽以诰袄系漠?huà)里看到了萬(wàn)物。虛中有實(shí),實(shí)中有虛。何永生老師提到,景在平教授是“時(shí)代雙向的急先鋒?!?

王亮老師致辭:非常感謝各位老師從全國各個(gè)地方來(lái)到東莞,這次研討會(huì )特別有特點(diǎn),我們把藝術(shù)和醫學(xué)結合到一起,今天下午是我們景在平教授的個(gè)人愛(ài)心書(shū)畫(huà)展,這個(gè)畫(huà)展我們將藝術(shù)家、自然科學(xué)專(zhuān)家、醫學(xué)專(zhuān)家聚集在一起,我們會(huì )把這項活動(dòng)一直進(jìn)行下去,每次跟景教授在一起的時(shí)候,都會(huì )有非常大的收獲。

藝術(shù)是沒(méi)有標準的答案的,就像之前黃老師所說(shuō),這個(gè)畫(huà)越看越想看,用心看,從而獲得內心的平靜,讓我想起,梵高的《星空》,我發(fā)現我看不懂,但是有一種內心的平靜,用心去感受。我在上海跟隨景教授五年,這五年是傳道授業(yè)。之后的十五年間,景教授在給我們解惑,不論是醫學(xué)難題,還是人生上都有一個(gè)創(chuàng )新的指導,我特別佩服景老的一點(diǎn)是,他能把所有限制他的規矩,給打破。

我們也會(huì )繼續努力,走路是趕不上景老的,我們一定要跑步。

趙珺老師:我是景老的第一個(gè)碩士,這些年我學(xué)景老的精神,發(fā)現一個(gè)特點(diǎn),是“不服”。不管做什么,我永遠不服,我永遠要做到最好。腹主動(dòng)脈瘤,胰腺上從常規的巨創(chuàng )手術(shù),一下進(jìn)入到微創(chuàng )時(shí)代,這是開(kāi)山時(shí)間,是中國血管外科屆的里程碑,我作為景老的弟子難學(xué)萬(wàn)一,景老當年教誨:三求:求技、求藝、求道。三通:古今相同、中外相同、文理相同。時(shí)至今日,我依然踐行,謹遵師教。

四、文化思想統攝醫學(xué)科技,人文藝術(shù)融合血管外科

文化思想統攝醫學(xué)科技。

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至今,我逐漸成長(cháng)為長(cháng)海醫院血管外科主任,普外科主任和外科教研室主任。在學(xué)術(shù)界逐漸成長(cháng)為上海市血管系統疾病臨床醫學(xué)中心主任,全軍血管外科研究所所長(cháng)和全軍血管外科學(xué)組組長(cháng),中國腔內血管學(xué)二級分會(huì )主委和《中國外科年鑒》主編。成為了血管外科創(chuàng )始人,腔內血管學(xué)(本學(xué)界世界首個(gè)二級分會(huì ))創(chuàng )始人,生命然象書(shū)畫(huà)創(chuàng )始人。在學(xué)界有句名言:景在平教授拿詩(shī)書(shū)畫(huà)統治學(xué)科。在一次科務(wù)學(xué)研討會(huì )上,我提問(wèn):“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燭成灰淚始干?!笔鞘裁匆馑??全科討論熱烈,多數認為是愛(ài)情情懷的寫(xiě)照,也有的認為是教師形象的寫(xiě)照,還有的認為是奉獻精神的寫(xiě)照。這些討論就已經(jīng)將全科引導到了文化學(xué)熏陶的正確軌道上。大家反問(wèn)我的理解,我講我是從啟發(fā)創(chuàng )思的角度理解的,創(chuàng )思需要方法,“發(fā)散”就是創(chuàng )思的重要方法之一?!鞍l(fā)散”又可分為“外拓性發(fā)散”和“內凝性發(fā)散”。首先看“春蠶”和“蠟燭”這兩個(gè)事物是很少有機緣走到一起的,李商隱用很美的形式將它們“聯(lián)系、對照和融合”到了一起。我們的血管腔內移植物的發(fā)明者也是首先想到將滌綸和鎳鈦合金這兩種混不搭界的事物“聯(lián)系、縫制和融合”到一起,用的就是李商隱在這兩句詩(shī)中所示范的“外拓性發(fā)散”的創(chuàng )思方法。該方法的特點(diǎn)就是外拓的越遠越好,發(fā)散的越廣越好。雜交出優(yōu)勢。雜交就是生物學(xué)上成功應用“發(fā)散”思維的典范別稱(chēng)。另外,大家想蠟燭會(huì )流淚嗎?通常不會(huì ),誰(shuí)讓蠟燭流淚了?李商隱。是李商隱讓這件不可能的事變成了可能?!鞍巡豢赡茏兂煽赡堋本褪莿?chuàng )新的基本特征之一。沿著(zhù)一個(gè)題目往深處想往深處挖就是“內凝性發(fā)散”。就像我們科通過(guò)“自己貸款”,“國際尋款”和“書(shū)畫(huà)募款”幾十年一貫堅持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和奉獻愛(ài)心,一般都認為不可能,但我們堅持“內凝性發(fā)散”,堅持只為成功找方法,方法總比困難多,我們成功地走過(guò)來(lái)了,已經(jīng)并且還將會(huì )把更多的不可能變?yōu)榭赡?。還有,蠟燭燃燒有灰嗎?沒(méi)有。誰(shuí)讓蠟燭燒出了灰,李商隱,是李商隱無(wú)中生有地弄出了蠟燭灰?!盁o(wú)中生有”是所有創(chuàng )思、創(chuàng )行、創(chuàng )造等創(chuàng )新活動(dòng)的最高標致,“無(wú)中生有”就是原創(chuàng )。是“外拓性發(fā)散”和“內凝性發(fā)散”相融合的典范,是原始創(chuàng )新的最高境界。李商隱這兩句詩(shī)就為我們樹(shù)立了這種原始創(chuàng )新的典范。我原創(chuàng )提出了“腔內血管學(xué)”的概念。原創(chuàng )出了“生命然象書(shū)畫(huà)”,并從“田、由、曲、興”四漢字書(shū)法中悟出了國際首款原創(chuàng )分支型腔內移植物。都是受到了李商隱詩(shī)意創(chuàng )思的啟發(fā)。尤其“生命然象書(shū)畫(huà)”,就是在其啟發(fā)下,創(chuàng )提了“四個(gè)打通”:“打通水墨與油彩,打通民族與世界,打通利刃與毛筆,打通古代與未來(lái)?!蔽以诿绹P凰城用毛筆“征服”了著(zhù)名血管外科專(zhuān)家和發(fā)明家??绿亟淌?,我的心愛(ài)書(shū)畫(huà)也曾感動(dòng)匈牙利皇宮讓我能免費展出,都證明我們中國優(yōu)秀古典文化完全可以與世界打通,增強我們民族文化的國際感召力和凝聚力。思路創(chuàng )新在學(xué)科管理中首先就表現為道路創(chuàng )新。幾十年來(lái)我們創(chuàng )造性地選擇了“腔內微創(chuàng )”的學(xué)科發(fā)展道路,并在我創(chuàng )提的“于無(wú)路處創(chuàng )出路,于有路處辟新路”理念指引下,走出了“把死路走成活路,把野路走成奇路,把旁路走成正路,把老路走成新路,把孤路走成合路”的“五路之歌”。我們還將沿著(zhù)“腔內微創(chuàng )”的道路創(chuàng )造性的走出未來(lái)的“完全無(wú)創(chuàng )”的輝煌道路。另外還將探索文化藝術(shù)建設學(xué)科的道路。使我們的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更具靈魂觀(guān)照,使我們技術(shù)服務(wù)更具人文關(guān)懷。這在我們將來(lái)學(xué)科建設的“創(chuàng )標—示標—推標”創(chuàng )新工作中,必將成為新的特色。

人文藝術(shù)融合血管外科。

從一九三七年至今,我從當衛生員起,逐步成長(cháng)為醫助,住院醫師,主治醫師,副主任醫師和主任醫師,成為了治病救人的職業(yè)醫者。從童年起至今,我一直酷愛(ài)詩(shī)書(shū)畫(huà)樂(lè ),一直自覺(jué)地將自己濡染于詩(shī)書(shū)畫(huà)樂(lè )藝術(shù)氛圍之中,雖有客觀(guān)環(huán)境所限,但主觀(guān)上在我心田的“半畝方塘”中和腦海的“三磅宇宙”里,我從骨子里一直是一個(gè)“無(wú)藥可救”的藝者。有時(shí)看似非直接浸洇,實(shí)則是間接于“詩(shī)外之詩(shī)”。在“將軍本色是詩(shī)人”的藝術(shù)總底色上,自從歷史選擇自己成為醫者后,我就一直致力于探索醫與藝如何能在觸類(lèi)旁通中融會(huì )貫通。在創(chuàng )新總動(dòng)力上,醫和藝相互驅動(dòng)從而提供了“總有活水源頭來(lái)”的不竭靈感源泉?!搬t技窮時(shí)乞詩(shī)思,文道醫理總相啟。一枚錢(qián)幣兩個(gè)面,醫林深處覓小詩(shī)”。是我某次手術(shù)開(kāi)悟后的一次詩(shī)思乍現。在創(chuàng )新的總素材上,生命與自然相互補充從而提供了“不盡長(cháng)江滾滾來(lái)”的不竭素材源泉。生命向生而死,自然向死而生。將有限的生命融于無(wú)限的自然之中,從而獲得生命的無(wú)限青春。用有形的生命激發(fā)無(wú)象的自然。從而生出自然的無(wú)限活力。技藝相融是醫學(xué)與人文相通的基礎。文理相通是古今相通和中外相通的底盤(pán)。我用醫學(xué)治我俗藝,我用藝術(shù)治我俗醫。醫學(xué)技術(shù)白天向外于救他人之命,書(shū)畫(huà)藝術(shù)夜晚向內于拯我自己之魂。外科手術(shù)向著(zhù)生命,趨向于為生民立命,書(shū)畫(huà)藝術(shù)向著(zhù)自然,趨向于為天地立心。我在生命藝術(shù)中致真,在自然藝術(shù)中致美,在生命自然藝術(shù)相融合中致善。人生不過(guò)真善美,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雖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“腔內血管學(xué)國際大會(huì )”2000年在上海召開(kāi),景在平?jīng)Q定做一臺在會(huì )議現場(chǎng)實(shí)況直播的示教手術(shù)。來(lái)自濟南的錢(qián)先生患有主動(dòng)脈弓右弓轉位畸形和巨大的夾層動(dòng)脈瘤,由于他的夾層動(dòng)脈瘤腔特別大,把他原來(lái)的主動(dòng)脈真腔擠壓得特別細,景在平率手術(shù)團隊無(wú)論從上臂還是腿上都無(wú)法將導絲穿入其主動(dòng)脈真腔,上下兩方向來(lái)的導絲,都很容易因血流沖擊而滑入巨大的夾層動(dòng)脈瘤腔內。如果導絲不能貫穿真腔,血管腔內移植物就無(wú)法導入到夾層撕裂口處,也就意味著(zhù)微創(chuàng )腔內治療無(wú)法成功實(shí)施。時(shí)間快速流失,眼看這臺示教手術(shù)將以失敗告終。

面對如此困境,景在平并沒(méi)有退卻,他的大腦異?;钴S——“花深深,一鉤羅襪行花陰。行花陰,閑將柳帶,試結同心”的詩(shī)意景象在他腦海里閃現。

正是“閑將柳帶,試結同心”的意境,使景在平茅塞頓開(kāi),他很快用導絲在手術(shù)臺上自制出一個(gè)“圈套器”,將其從股動(dòng)脈導入到夾層動(dòng)脈瘤腔內,同時(shí)將另一彎頭導絲從臂動(dòng)脈導入,讓它們在瘤腔血流沖擊下順勢形成相互套接,實(shí)現了“巧結同心”,從而通過(guò)順勢牽引一舉實(shí)現了貫穿導絲于主動(dòng)脈真腔的奇想。

難題迎刃而解,手術(shù)大獲成功,巨大的夾層動(dòng)脈瘤被完全隔絕?!扒粌妊軐W(xué)國際大會(huì )”會(huì )議廳里情不自禁地爆發(fā)出陣陣掌聲。與會(huì )的美國資深同行約翰·伯根教授專(zhuān)程趕到手術(shù)室,向景在平表示祝賀:“世界上很少有人拿這么困難的病例做手術(shù)示教。這是個(gè)大陷阱,很少有人不掉進(jìn)去??上驳氖?,你掉進(jìn)去了,卻又爬上來(lái)了。你是怎么爬上來(lái)的?”景在平用英語(yǔ)向他解釋了在手術(shù)臺上的詩(shī)思過(guò)程,他驚訝得一時(shí)說(shuō)不出話(huà)來(lái)。緩過(guò)神來(lái)的約翰教授由衷地贊佩說(shuō):“這是世界上非常罕見(jiàn)的奇跡和案例。這要感謝中國偉大的詩(shī)思智慧,更要感謝中國培養出了景教授這樣的世界級詩(shī)思智慧醫者?!?

畫(huà)中救生:景在平教授的生命奇跡

大醫必有大德,大藝必有大愛(ài)。大醫必有大德。景在平總是急患者之所急,想患者之所想。

2011年初,家住上海奉賢的老馮慕名找到景在平。老馮患有嚴重心臟主動(dòng)脈瓣狹窄癥,一米八幾的個(gè)頭,才90多斤,老馮說(shuō)他吃不了,睡不了,呼吸不了,動(dòng)不了,活得太痛苦。并且,老馮還有另一個(gè)難題,家庭經(jīng)濟條件很差?!昂芏嗷颊卟皇且驗檫@個(gè)病治不了,而是沒(méi)錢(qián),治不起?!本霸谄酱蚱鹆俗约旱闹饕?,決定通過(guò)義賣(mài)自己創(chuàng )作的生命主題書(shū)畫(huà),給病人籌集治療費。

景在平作品:壯魄天地淬然魂義賣(mài)很成功,2011年5月,景在平主刀,免費為老馮完成了中國第一例球擴式心臟主動(dòng)脈瓣腔內微創(chuàng )置換術(shù)。術(shù)后第三天查房,老馮高興地告訴景在平:“我今天早上吃了四個(gè)包子!”手術(shù)的立竿見(jiàn)影和書(shū)畫(huà)愛(ài)心的成功實(shí)施,讓景在平興奮不已。景在平的書(shū)畫(huà)在業(yè)內小有名氣,到底是書(shū)畫(huà)促成了他在腔內血管領(lǐng)域的發(fā)明,還是在血管手術(shù)中的遨游促成了他的寫(xiě)意書(shū)畫(huà),誰(shuí)也說(shuō)不清,“醫藝相通”在他身上實(shí)屬一絕。更令人想不到的是,因為病人,他實(shí)現了“跨界”——義賣(mài)書(shū)畫(huà)籌集善款救病人,如今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
《中國美術(shù)報》報道“時(shí)代藝術(shù)家”景在平黑龍江下崗工人馬賽龍患有巨大胸主夾層動(dòng)脈瘤,曾因三次破裂差點(diǎn)丟了命,慕名到上海找到景在平。面對馬賽龍一家經(jīng)濟困難的狀況,景在平不僅為其成功手術(shù),還募款幫助解決了手術(shù)費?!澳恢皇蔷攘死像R,您還救了我,保住了我們這個(gè)完整的家?!瘪R賽龍的太太感激地說(shuō)。安徽打工者蔡傳躍患有巨大升主動(dòng)脈夾層動(dòng)脈瘤,經(jīng)濟拮據,景在平說(shuō):“費用你別著(zhù)急,先把病治好?!蓖瑯拥纳婆e再次救了蔡傳躍的命。得到景在平幫助的患者還有很多,大家流傳著(zhù)一句話(huà):“有‘景’教授‘在’,患者就‘平’安!”如今,景在平的患者遍及全球,有些“粉絲”病好了還會(huì )特意去掛門(mén)診,就為了看看他。聞此,他總是爽朗地笑著(zhù)站起身來(lái),“來(lái),我來(lái)給你們‘展覽展覽’?!薄耙痪浜迷?huà)暖三冬,一件好事暖一生?!弊鳛榫笆鲜中g(shù)第一例患者,83歲的云南老人許沿瑾贈給景在平的這句話(huà),他一直銘記于心。他常說(shuō):“服務(wù)患者是醫生義不容辭的責任,更何況,我還是一名軍醫,一個(gè)時(shí)刻準備保家衛國、報效人民的子弟兵?!?

心象山河,醫藝同源

醫道悠悠,藝世獨尊,草木有本心,醫藝同源流。墨韻勾勒醫道,筆意傳情世界。觀(guān)生命之書(shū)畫(huà),悟醫道之奧妙。

以醫學(xué)為靈感,借墨線(xiàn)書(shū)寫(xiě)出生命之旋律,以工筆入微,展醫者之匠心。他繪畫(huà)之作品,則以水墨為媒介,將醫學(xué)的理念與藝術(shù)的創(chuàng )意融為一體。山水之間,醫學(xué)之美在墨色中流淌,藝術(shù)之韻在畫(huà)卷中回響。

景在平教授提出“抽象已過(guò)時(shí) 然象應運生“之理念并創(chuàng )立《生命然象畫(huà)派》,秉持著(zhù)手術(shù)為生民立命、藝術(shù)為天地立心之道,將醫學(xué)之嚴謹與藝術(shù)不期然相結合,呈現出別樣的生命然象藝術(shù)之風(fēng)采。

“大象無(wú)形,醫道無(wú)形”景在平教授的書(shū)畫(huà)作品,源于醫學(xué)的深邃,又超越了醫學(xué)的限制。在展覽中,觀(guān)眾將領(lǐng)略到大醫精誠的力量,感悟到醫者對生命的關(guān)懷。畫(huà)面中,醫學(xué)與藝術(shù)相交融,形成了一種別樣的審美。墨韻生動(dòng),線(xiàn)條遒勁,每一筆每一畫(huà)都流露著(zhù)生命的活力。

“三通三合,醫藝同行”醫學(xué)與藝術(shù),三通三合,相得益彰。景在平教授通過(guò)書(shū)法,將醫學(xué)精髓與藝術(shù)靈魂相融,使畫(huà)面呈現出一種高度的和諧。在他的作品中,生命的脈搏與藝術(shù)的韻律共振,令人陶醉其中。

“禪天地山川波瀾,悟寰宇萬(wàn)千之氣”在藝術(shù)的殿堂中,景在平教授帶領(lǐng)觀(guān)眾禪悟山川,感悟波瀾,領(lǐng)略宇宙的萬(wàn)千之氣。他的作品仿佛打破了次元的束縛,讓人在其中感受到超越現實(shí)的意境。藝術(shù)家如同禪者,以畫(huà)筆為禪杖,徜徉于畫(huà)布之上。